复宏汉霖港股IPO:市值超250亿港元 近20家VC/PE押

2019-11-08 13:30:50

作者:匿名

摘要:

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表示,不是说买起买不起,而是应该到什么时候做什么决定。他认为今后中国房地产会由住宅市场逐步转到租赁市场,国家鼓励租赁,年轻人会体面的找到不买房的理由,“可以不被丈母娘逼着走了”,赶紧

作者|任谦

报告

这可能是2019年下半年制药行业最引人注目的ipo。

9月25日,傅宏林瀚-b以02696的股票代码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49.60港元,首日开盘价为47.45港元,发行时市值为255亿港元。

在复星国际的支持下,与复星制药分离的风投/pe公司紧随其后,傅韩红林一出现就带来了自己的光环。经过三轮融资,傅宏翰林的估值从400万美元飙升至30亿美元,涨幅整整750倍。创业很难,你可以成功。在此期间,两位联合创始人刘世高和姜卫东带领傅红和林瀚战斗了10年,并写了一篇关于中国第一种生物相似药物诞生的激动人心的故事。

艰难的27个月

“医学独角兽”十年创业史

傅宏·林瀚的建立是由于创始人刘世高的偶然选择。

2006年,44岁的刘世高担任全球生物制药巨头安进公司的质量控制总监,管理着一个近100人的团队,他的职业生涯正达到顶峰。然而,他父亲的去世在2007年对他打击很大。受到好朋友的启发,他开始考虑回到中国创业,进行药物研发。

2009年2月,他与另一位创始人姜卫东携手在美国成立了亨留斯。同年12月,他与复星制药合资成立了傅宏翰林,主要应用尖端技术研发单克隆抗体生物类似物、生物修饰药物和创新单克隆抗体及其产业化。

所谓的生物类似物是在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上与已被批准注册的原始研究药物(参考药物)相似的治疗性生物产品。与化学仿制药不同,生物仿制药在开发过程中需要更高的资金、时间和劳动力投入成本,因为与原药相比,药物、非临床和临床对比研究的维度更大。

当时,中国的生物相似药物市场是空白的,适合研发创新药物的“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人”并不完全具备。然而,“患者负担得起的创新药物和值得信赖的优质药物”从一开始就成为傅韩红林的目标。

公司成立一年后,2012年5月,傅宏翰林提交了第一份研发hlx01的临床申请,hlx 01是罗氏重磅药物利妥昔单抗的生物相似药物,也是世界上第一种用于肿瘤治疗的单克隆抗体药物。数据显示,2017年美罗华的全球销售额达到73.88亿瑞士法郎。

然而,当时有10多家国内企业开发并注册了merohua的类似药物,有5家企业申请了针对cd20的单克隆抗体品种。竞争非常激烈。傅红涵很幸运成为第一个报告国内企业生产情况的人,但申请花了27个月才获得批准,这是刘世高没有想到的。

“傅红涵于2011年底开始申请临床研究,但当时没有明确的法律批准生物相似药物,直到2014年3月才获得大量临床片。一般来说,没有对临床申请的正式答复意味着无法开展后续工作,这是公司最困难的两年。”刘世高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然而,当注册申请积压严重时,这已经很快了。”

对制药公司来说,速度是生命,质量是产品的生命力。在这短暂的窗口期,傅宏翰林率先突破了国内单克隆抗体生物类似物的零突破。超过10,000次测试,超过600,000小时,超过20个生产批次...这张图片总结了第一种国产生物相似药物从2009年研发到2019年正式批准上市的十年历程。

一年投资近10亿元进行研发。

三年内,将有六种产品上市。

随着港股上市,傅宏翰林的商业化和国际化步伐正在加快。

仿生药物是目前傅宏翰林发展的重点。除利妥昔单抗外,公司还有三个接近商业化的核心产品,即曲妥珠单抗hlx02(赫赛汀的生物仿制药)、阿达木单抗hlx 03(sumeile的生物仿制药)和贝伐单抗hlx 04(Avastin的生物仿制药)。

刘世高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明年还会有两项批准,明年会有三项。Hlx02和hlx03已经申请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预计将于明年获得批准。Hlx04(贝伐单抗类似物)和pd-1也将尽快宣布。包括上市的翰林康在内,该公司将在三年内推出六款产品。”

事实上,在“生物相似药物与创新药物联合治疗”的布局下,傅宏翰林的产品储备已经非常可观。根据招股说明书,除商业化的hlx01翰力康外,该公司还拥有20多种独立开发的候选生物药物和多种肿瘤免疫疗法。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在国际化方面,9月12日,傅宏翰林刚刚宣布与印尼医药公司tbk的子公司pt kalbe farma达成合作协议。pt kalbe genexine biologics,授予kg bio在东南亚10个国家开发和商业化傅宏翰林自主研发产品hlx10的首个单一药物疗法和两个联合疗法的专有权。此次合作总额预计将达到6.92亿美元。

与kg bio的合作只是傅宏翰林国际化的剪影。早在2017年12月,傅宏翰林就与雅各布森制药达成合作协议,授权其在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进行hlx02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因此,傅宏·翰林在一些东盟国家的谈判中被给予优先地位。2018年6月下旬,傅宏·林瀚与英国雅阁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授权其在英、法、德、意等53个欧洲国家、17个中东和北非国家以及部分独联体国家开展hlx02产品独家商业开发。该协议将允许傅宏翰林通过协议渠道快速进入欧洲市场。

迄今为止,公司已在美国台北、上海和加州设立了三个研发中心,并在海外开展临床研究,这只是傅韩红林海外布局的一部分。

然而,在丰富的产品线背后是对研发的巨大投资。根据招股说明书,2017年和2018年,傅宏翰林的整体研发支出(包括资本化和费用化研发成本和费用)分别约为6.37亿元和9.73亿元。由于只有一种产品刚刚商业化,该公司自2017年以来亏损了10.8亿元。

许多著名的风投/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已经进入了该办公室:

三年内筹集了近4亿美元,估值翻了750倍。

支持复星国际的傅韩红·林一出现就被聚光灯包围了。然而,由于医药行业早期研发需要大量资金,傅宏翰林的初期融资路径并不顺畅。幸运的是,随着产品在2016年进入临床阶段,vc/pe将发挥重要作用。

在过去的三年里,傅宏翰林一直保持着年度融资的步伐,从盖华资本、青科资产管理、方正汉图、盛远风险投资、高特佳、正兴固创新资本等风投/pe获得近4亿美元,估值在半年内翻了一番。

2016年7月,傅宏林瀚完成了对盖华资本收购、青科资本管理、创始人韩投、盛远风险投资等的一轮融资。当时,傅宏·翰林是第一个筹集资金的外国投资者。当时由复星控股,企业研发已进入第六年。所需的研发成本非常高。市场需要给出相对公平的估值。面对上市公司被绝对控制的局面,研发成本巨大,市场上没有产品,当时很少有机构愿意再投资。

“当时,当我参观复星总部时,我记得坐在一楼的咖啡店里思考一个问题——多少更合理?”盖华资本创始合伙人徐孝琳向投资界回忆道,“当时,我们与傅宏翰林同在一个梯队,近10家研发进度、产品管道和团队配置相同的生物医药企业,包括三家相继在香港上市的企业,也进行了深入讨论。然而,恢复洪汉林的决定是基于对团队实力、与复星合作的能力以及主导投资的投资策略等诸多因素的考虑。这也需要一点勇气。事实证明,这个赌注是对的。”

青科片黄自基金在首轮投资富韩红林,是由青科集团青科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多家上市公司工业基金之一。“虽然傅宏翰林的单克隆抗体当时还处于研发的早期阶段,但经过反复讨论和比较,最终还是确定了投资。主要原因是,企业的产业方向和前景都很有希望,而且有机会与我们管理的上市公司战略基金布局的产业方向形成协同效应。”

基普(韩国投资合作伙伴)是唯一一家同时投资台湾翰林生物科技和傅宏翰林的机构。早在2015年,基普就向台湾翰林生物科技(现为傅宏翰林创新药物研发的全资子公司)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也正是在这个机会,基普的管理合伙人胡景芝和合伙人郑严俊与傅宏·翰林的两位创始人有了更深的接触。2016年年中,基普与方正韩国投资基金一起投资傅宏翰林

“当时,台湾的林瀚基本上正在完成动物实验,等待临床批准。六个月后,当我们投资傅宏翰林时,公司仍处于几个品种刚刚获得临床批准文件的阶段,需要大量资金来推广临床应用。我们研究了傅宏翰林的标杆管理公司。其中一些公司的研发进度更快,估值也比傅宏高。然而,对产品线的仔细比较表明,傅宏每种产品对应的适应症市场规模非常大。此外,时机和先发优势也非常重要。新药上市了。第一名的市场规模与第二名和第三名完全不同。”基普搭档郑严俊说道。

当然,在产品线取得突破的同时,傅宏翰林的估值也有所上升。2017年12月,傅宏翰林宣布完成了约1.9亿美元的融资,由戈德堡投资公司牵头。随后,傅宏·翰林的估值迅速翻倍。然而,在傅宏·汉林的首次公开募股中,哥德堡再次作为锚投资者进行了投资。

在管理决策委员会委员、哥德加德投资集团首席运营官兼管理合伙人黄晴看来,傅宏翰林是中国为数不多的能够完全覆盖从新药发现到新药证书申请的整个产品开发过程的生物制药公司之一。目前,傅宏翰林已经建立了高效的全球集成研发平台,并形成了其在全球药物注册和临床开发能力(包括专利技术)方面的领先优势。

2018年7月,傅宏翰林又募集1.565亿美元,郑新谷投资5000万美元创新资本。投资者还包括新华资产、盛格投资、CICC、富国资产管理等机构,老股东绿番茄也紧随其后。本轮投资后,估值为29.5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

经过三轮融资,傅宏翰林的估值从400万美元升至近30亿美元,涨幅整整750倍。然而,在这一系列资本运营背后,最大的主角无疑是傅宏翰林的控股方复星制药。

根据招股说明书,傅宏翰林的主要股东是复星制药(02196.hk,600196.sh),由郭广昌通过复星国际(00656.hk)控制,持有傅宏翰林61.09%的股份。ipo后,股票稀释至53.76%。傅韩红林将继续作为复星国际和复星制药的间接非全资子公司,复星国际和复星制药将继续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ipo前,刘世高和姜卫东分别持有0.51%和0.15%的股份。他们通过合资企业cayman henlius持有12.10%的股份(刘先生持有62.96%的股份,蒋先生持有37.04%的股份)。转换后,刘世高和姜卫东在首次公开发行前实际分别持有8.13%和4.63%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傅宏林瀚已经吸引了四个基石投资者,他们以出售价格认购了约10.97亿港元。其中,联合创始人刘世高和姜卫东通过cayman henlius投资7840万港元。卡塔尔投资局下属的Al-rayyan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投资7.05亿港元。AVIC信托的子公司中航工业全球控股有限公司投资2.35亿港元;舒泰申投资有限公司投资7840万港元。

随着中国第一种生物相似药物在左边,vc/pe在右边,一种超级药物“巨无霸”正在聚光灯下破壳而出。

本文来源于投资界。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500万彩票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天津快乐十分 云南快乐十分 山东群英会